作者在这部以明清土地契约文书为研究对象的专着中,  唐宋家庭经济是一个成熟的运行方式体系

图片 1

唐宋时期的家庭主要是个体小农家庭。家庭经济主要是乡村家庭经济,即小农经济。之所以从唐宋时期入手考察家庭经济,主要是因为此前资料太少,很多细节搞不清楚,资料相对多一些的唐宋就成了最早的可以具体考察的时期。

内容摘要:现有的唐宋经济论著关注社会化的经济活动比较多,对其中的家庭经济问题只是间接涉及,尚未进行系统考察,尤其是没有作为一个完整的运行方式来考察。我们考察家庭经济运行方式,可以以家庭的生产、生活和生育周期为主线,以财产的家庭所有制形式为基础,把家庭经济的各个方面联系起来,作为一个完整的运行方式体系、一个生产生活保障体系来认识。家庭经济正常运行的基础是财产的家庭所有制形式古代家庭经济运行的基础,是财产所有制形式与生产生活单位的一致性。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和生产生活单位的格局,生产关系的核心是所有制,所有制单位与生产生活单位相一致,是生产生活正常运转的基础,社会和家庭都是如此。

原标题:刘志伟:明清土地契约文书研究的新方向

眼光向下的视角

关键词:家庭经济;运行方式;财产;生产生活;唐宋;经济问题;考察;家庭所有制;生产关系;经济活动

厦门大学历史研究所所长杨国桢教授新着《明清土地契约文书研究》一书,已于1988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在这部以明清土地契约文书为研究对象的专着中,既继承了业师傅衣凌先生重视民间文献的研究传统,又表现了进一步推动契约研究的系统化和专门化的努力方向。这对明清契约文书学的发展,无疑将有着承前启后之功。

和需要甄别的资料

作者简介:

这部近30万字的专着,除“绪言”和“后记”外,共有8章。第一章讨论了明清土地制度与契约关系的发展,实为全书的概论。第二、三章属专题研究,透过土地契约文书,分别考察了明清时期地权分化的历史演变和山区经济的特点。第四至八章则按行政区域作分省区域研究,分别对山东、安徽、江苏、浙江、福建、台湾、广东、广西八省的土地契约文书进行了具体的介绍和分析,对第一至三章讨论的问题从区域性特点的角度作了更深入的阐释。全书以宏观纵论与微观辨析相结合,取契约文书与其他文献和参证,不仅材料搜采广泛,研究方法自成特色,而且学术眼光独到,见解颇显深度,结论多有新说,在近年来国内出版的明清社会经济史研究着作中,堪称佳作。

考察唐宋时期的家庭经济问题,需要运用社会经济史“眼光向下”的研究方法,把研究视角由“国计”转向“民生”,把研究内容从社会化的经济活动转向平民百姓的日常家庭经济生活。

  现有的唐宋经济论著关注社会化的经济活动比较多,对其中的家庭经济问题只是间接涉及,尚未进行系统考察,尤其是没有作为一个完整的运行方式来考察。家庭经济问题具有“历时性”特点,与朝代更替关系不大。运用社会经济史的方法,把研究的视角由“国计”转向“民生”,把研究的内容从土地赋税制度、租佃关系转向平民百姓的家庭经济生活,不失为一种有益的尝试。

按照我国马克思主义史学传统的研究范式,剖析封建社会的经济结构,应从土地所有制入手,故土地所有制形式及其历史变迁,长期以来是我国社会经济史研究的一个热点。基于“土地契约文书是土地权利关系的法律文书”这一认识,杨国桢先生对土地契约文书的研究,亦主要着眼于明清土地权利关系,试图透过土地契约文书反映出来的地权关系结构及其历史运动,揭示明清社会演变的底蕴。与以往许多关于中国土地制度的研究不同,杨先生没有机械地套用近代欧洲的所有权范畴来分析中国传统的地权关系,也没有纠缠于“所有”“占有”之类概念的界分,而是通过对大量土地契约文书的实证性研究,理清地权关系的实态,究明中国传统社会土地财产关系的特质。

在唐宋乃至中国古代经济史的研究中,论者关注最多的是土地赋税制度,对家庭经济问题很少涉及;租佃关系探讨的也是地主家庭与佃农家庭之间的经济关系,尚未深入到家庭内部。从学术积累的角度来说,完整的中国古代经济史应该包括家庭经济,甚至应该把家庭经济作为古代经济史的主体内容,因为自然经济时代生产生活的基本单位是家庭,不是工厂和车间;古代的生产生活基本上是个体化的,社会化的经济活动处于次要地位。

  唐宋家庭经济是一个成熟的运行方式体系

杨国桢先生对封建土地所有权内部结构运动的考察,主要着眼于所有权结构中在纵向上多层权利的分离组合。按他的理解,对同一客体的所有权,可以分割为由不同的主体享有。中国封建社会的土地所有权,就是由国家与乡族两重共同体所有权与私人所有权结合而成的。封建土地所有权的运动,表现为这几种互相结合又处于相互排斥状态的所有权之间在同一结构内地位的更替与消长,其基本的发展趋势则是私有权的上升。但在中国传统社会,土地私有权的发展,始终未能摆脱国家和乡族土地所有权的附着与制约。明清时期土地私有权的进一步发展,也没有导向地权的重新分配及向私有权的近代形态演进,只表现为地主土地私有权的进一步分化。这种分化并没有导致封建土地所有制的崩溃,却不断被纳入封建削剥的轨道,从而成为中国封建土地所有制“僵而不死”的一个重要原因。

由于家庭经济生活内容的特殊性,考察使用的主要是传统人文学科的方法:一是考察经济问题主要不是量化推算,而是整体判断。不只是家庭人口数,论述过程中的数字都是“大约”数,尽量剔除两极记录,力争反映通常情况。二是考察日常生产生活问题需要注重具体的甚至细小的“碎片”内容,不必涉及“唐宋变革”之类的宏观问题。

  我国古代家庭经济的运行以家庭为单位,以自给自足为原则,以男耕女织为基本内容;直接目的是衣食温饱,最终目的是传宗接代。我们考察家庭经济运行方式,可以以家庭的生产、生活和生育周期为主线,以财产的家庭所有制形式为基础,把家庭经济的各个方面联系起来,作为一个完整的运行方式体系、一个生产生活保障体系来认识。随着家庭经济的发展和完善,到唐宋时期,自给自足的家庭生产生活已经形成了一套运行方式体系和保障体系,自耕农半自耕农家庭包括佃农客户,并不总是饥寒交迫,正常年景已经能够维持基本的温饱。

图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