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整体的自动驾驶成本降低,让整体的自动驾驶成本降低

图片 2

王刚因此认为可以通过车路协同的技术方案,把原来每辆车都需要安装的智能设备,通过集约的模式共享,同时给路加上智能设备,让它们具备能处理更多复杂情况的视觉大脑,弥补现阶段单车智能的不足。

“首先它实现了L4自动驾驶能力,同时它具备了车路协同的功能,我们将重新定义车和路,以及云的三端协同。”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A.I.
Labs)总经理浅雪,代表这个刚成立2年的团队宣布了这一消息。

5个月前,阿里方面才透露,阿里AI实验室正在进行无人驾驶研究。相比之下,百度研究院早在2013年就开始了无人驾驶项目,腾讯在2016年也成立了自动驾驶实验室研发无人驾驶技术。

不过从“共享”的定义上来看,阿里想以车路协同作为入局无人车领域的突围战术,同时还希望做自动驾驶领域的生态系统。

王刚透露,在此前进行的多次对比路测中,他们设置了可移动假人从障碍物后突然出现的场景,在不开启道路协同的情况下,紧急避让全部失灵,在开启后紧急避让或停车全部成功。

但在环境复杂的现实场景中,无人驾驶车的识别和决策能力,并不令人满意。

美国汽车工程学会SAE将自动驾驶分为L0至L5六个等级,L4是高度自动驾驶,对道路和环境仍有一定要求,最高等级L5则为完全自动,由AI接管,不受道路环境限制。阿里的无人车选取物流骨干线路作为应用场景,给出的方案是“车路协同”。浅雪表示,该方案是为了更加安全和更低的成本。

车路协同技术方案的核心技术之一是感知基站,这意味着让路有了上帝视角。

阿里希望自己更务实一些,“将技术和商业完美结合,来翘动整个市场。”浅雪说,“科学家加入工业界不代表这个东西已经正式在商业逻辑上成立。自动驾驶如果是一个技术的话,它并没有回答深刻的业务问题。业务问题还是回归到本质,就是谁用,在哪里用,以及能不能用得起。”她将此次感知基站的发布,看做是“引导整个行业的”。

阿里巴巴达摩院人工智能实验室首席科学家王刚表示,现在的单车智能由于自身传感器等的局限,不能达到安全的要求。例如,车身传感器在车速高的时候看得不够远,车身传感器由于高度的限制,看不到周围环境里障碍物后面的情况等等,这些都是单车智能很难或者不可能克服的。此外,现在单车智能为了让车能处理不同的情况,装载了很多昂贵的传感器和计算单元。如果能让路智能,通过集约式的建设,我们可以降低车的成本,从而让整个无人驾驶的成本显著降低。

此外,现实的行车场景会给单独依赖车身传感器的方案带来很大挑战。

阿里认为,车路协同是自动驾驶研发的终极形态和未来方向,而车路协同的道路端核心构成部分是感知基站,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首创,不仅大大降低成本,也提高了无人驾驶的安全性,甚至未来也可以为普通的机动车提供智慧化的道路信息服务。

与此同时,有分析认为,车路协同需要在公路上铺设信号基站,不仅仅是把自动驾驶汽车行驶的基础设施搭建起来,这些基础设施的搭建也是个天文数字。

阿里将感知基站定义为“某种意义上的共享经济。”浅雪说,通过这样的服务构想,在未来可以大大降低自动驾驶和智能物流车的成本。“我们从商业、应用场景、感知准确率以及如何降低成本方面一直在思考自动驾驶汽车的推进和演变。”

图片 1

图片 2

浅雪介绍,此次发布的智慧物流车,目前数量在100辆以内,主要用于实验。在此次云栖大会上,阿里获得了杭州第一批无人驾驶路测牌照。浅雪表示,下一步还会细化哪些路段和路线以及时间段可以去运作这些物流车。

阿里认为,车路协同是自动驾驶研发的终极形态和未来方向,而车路协同的道路端核心构成部分是感知基站,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首创,不仅大大降低成本,也提高了无人驾驶的安全性,甚至未来也可以为普通的机动车提供智慧化的道路信息服务。

安全和成本问题是自动驾驶商业化的难题。阿里AI实验室首席科学家王刚介绍,目前每量自动驾驶车辆平均价格约为20万美金。即使单车非常智能,但高昂的价格也不可能让很多人使用。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达摩院院长张建锋表示,联合实验室需要为社会产生实际的价值,帮助推进智慧交通的建设,并且需要解决的是面向未来的问题,使车路协同成为社会的基础设施。“我更愿意把目前绝大多数的无人车技术方案称为’单车智能’,这种技术方案由于自身传感器等的局限,不能达到安全的要求。在前期的对比路测试验中,车路协同已经体现出极高的优势。”

也就是说,现阶段无人驾驶车的识别能力和安全性,需要依赖于一个人人都遵守交通规则的环境。然而在现实场景中,这几乎不可能。

阿里将感知基站定义为“某种意义上的共享经济。”浅雪说,通过这样的服务构想,在未来可以大大降低自动驾驶和智能物流车的成本。“我们从商业、应用场景、感知准确率以及如何降低成本方面一直在思考自动驾驶汽车的推进和演变。”

“首先它实现了L4自动驾驶能力,同时它具备了车路协同的功能,我们将重新定义车和路,以及云的三端协同。”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A.I.
Labs)总经理浅雪,代表这个刚成立2年的团队宣布了这一消息。

实际上,通用汽车早在上世纪50年代末,就打造了一条埋入大量通信设备的概念高速公路,车辆在与路的信息交互下实现了相当初级的“自动驾驶”。这可能是史上最早的“车路协同”方案。它的重点是通讯,而阿里的重点是感知。

道路智能化的核心技术是车路协同,目前绝大多数企业和科研机构的自动驾驶方案都局限于车辆本身的智能化上,力求让车变得更“聪明”。而车路协同则同时研发“聪明”的道路和交通设施,让车与路能够互相配合,从而让自动驾驶更容易被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