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书》中林森浩父亲及其代理律师认为,成都商报记者 罗敏 袁伟 林森浩与读书

图片 1

在7份申请书中,有5份对黄洋的死因提出了质疑,其内容与前期的代理律师所提意见基本相同,唯一让人意外的是一份《关于请求把林森浩调到上海市以外看守所羁押的申请书》。为何要将林森浩调离上海?对此,谢通祥并不愿意透露申请书中的具体理由,但据知情人士介绍,谢通祥是在与林森浩会面后,感觉林森浩在上海受审期间受到了一些“特殊”因素的影响,从而造成了林森浩对整个事件的供述不完整。谢通祥寄希望于,如果林森浩调离异地羁押时,林森浩会发出“新声音”。

■案情回顾

21日,记者从林尊耀处获得一封林森浩6月8日写给他的亲笔信。

孩儿不孝,但事已至此,已经没办法回去了,我希望你们能及早走出这个阴影。

林尊耀说,前往上海是他最后的希望,他将要求代理律师斯伟江、唐志坚向上海二中院要最高法的死刑复核裁定书,并希望与儿子见面。

更多阅读复旦投毒案:林森浩死刑复核阶段
林父更换律师最高法复核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死刑判决

2013年4月16日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投毒后医治无效死亡,上海警方认定其室友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

信的最后,林森浩写道,愿家人身体安康,和和美美。

唐志坚:想对黄洋的父母说些什么?

记者获悉,11日会见林森浩有三个名额,林父和他的两个兄弟。

晨报讯
昨天,林森浩投毒案在更换律师风波之后,再次出现新进展。正式拿到了代理书的谢通祥律师向最高人民法院正式递交了7份申请书。其中一份“关于请求把林森浩调到上海市以外看守所羁押”的申请耐人寻味。

更多阅读 复旦投毒案更换律师 新律师称认罪口供存疑
复旦投毒案凶手亲笔信曝光:确向黄洋投毒
复旦投毒案:林森浩新律师再就黄洋死因提质疑
复旦投毒案:林森浩死刑复核阶段 林父更换律师
最高法复核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死刑判决

接受林尊耀委托后,谢通祥将代理林森浩案的全部合法委托手续提交到了最高人民法院。

唐志坚:时光倒流,最想过怎样的生活?

下午4点 北京南站搭乘高铁前往上海

昨天,记者再次联系到林森浩的另外一位代理律师唐志坚。唐志坚表示对于谢律师所提交的7份新申请的具体内容并不了解,但他表示,在23日时,也已再次口头向最高院提出了要让“法医专家、心理专家、毒物专家”等专家介入案件。(原标题:林森浩新律师再就黄洋死因提质疑)

2014年12月8日复旦投毒案二审开庭,控辩双方激辩十三个半小时,法官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谢通祥说,会见进行了一下午,一直到五点半看守所下班,“我们谈得非常好,林森浩对我非常信任,但会见细节暂时保密。”

谢谢。养育之恩容我来生再报!

11点,林尊耀走出法院。他说,法院没有提供裁定书,要求下午一点,再来法院。

林森浩在二审期间更换律师斯伟江和唐志坚,两人在二审阶段的辩护中指出,被害人黄洋究竟是否死于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这一点尚存疑惑。但经上海市高院二审宣判,林森浩依然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

律师对林是否投毒存疑

信中写道:“尽快通知新的律师到看守所见面,如果他有新的观点,能够切实的帮到我,那么委托他也好。”在这封信中,林森浩还不忘安慰父亲:“我希望借别人送曾国藩的话来送给您:“好汉打落牙和血吞……您要坚强!”

唐志坚告诉成都商报记者,1月8日中午,在二审作出宣判后,他第一时间赶到上海市第三看守所会见了林森浩。会见约从13:50开始,历时一小时左右。会见中,林森浩谈到了自己对死亡、对黄洋、对父母及黄洋父母的感受。对话整理如下:

复旦投毒案始末/ 2013年4月16日

复旦投毒案:林森浩新律师再就黄洋死因提质疑

据《意见书》中称,林森浩父亲林尊耀及其律师谢通祥认为,林森浩属于不必立即执行死刑的人,并且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原判决、裁定、卷宗当中存在几十处疑点与错误,因此请求最高法院不核准林森浩死刑并撤销原判。

黄洋父亲回应“亲笔信”:投毒早有定论不晓得为啥换律师

林森浩:我还是觉得很可怕的,事已至此,已作好心理准备。

下午四点,林尊耀前往北京南站,搭乘高铁前往上海。

进入最高法院死刑复核阶段以后,林森浩父亲林尊耀于6月初临时决定更换律师,转由在死刑复核领域经验丰富的北京律师谢通祥担任林森浩的辩护律师。谢通祥在6月15日时已会见过林森浩本人,并得到了林森浩签名的授权委托书。针对第一次见面,谢通祥称,会谈的感觉很好,但对于会见细节,谢不愿意公开。

律师认为鉴定结论存在瑕疵

对于21日由媒体曝光的林森浩两封信中,林森浩自称不同意更换死刑复核阶段辩护律师一事。林尊耀说:“父亲在外面是能全面了解情况的,希望儿子能够最后一次听从父亲的最佳选择。”

1.我的银行卡密码是XXXXXX,请你们用那点钱买两份礼物赠给唐、斯两位律师,不管微薄或否,都是我的心意。

这一天,两位父亲都备受煎熬…

谢通祥向最高人民法院递交的7份申请书包括《关于请求公开开庭审理林森浩死刑复核案件申请书》、《科学实验申请书》、《延期一个半月听取谢通祥律师意见申请书》、《关于请求把林森浩调到上海市以外看守所羁押的申请书》、《关于请求调取鉴定机构检测林森浩案相关所有样品时的质谱图并接受质证检验的申请书》、《关于对黄洋就医过程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的申请书》、《关于对黄洋死亡原因进行重新鉴定的申请书》。

但林森浩至今尚未公开更改自己投毒认罪的口供。

对于林森浩在信中所说的“不同意为自己作无罪辩护”,“我确实向黄洋投了毒,我只能认,也必须认。”这一次没有狡辩的认罪,黄国强认为林森浩认罪“没得啥子,他投毒这个事早有了定论,因为他在公安局也承认了他投毒,否则,一审、二审不会判他死刑。”

唐志坚:死亡,怕吗?对你意味着什么?解脱?还债?救赎?

下午3点 北京向上海二中院索要裁定书

此外,谢通祥律师阅卷发现上海市物证鉴定中心的检验报告中,黄洋的全血中未检出N二甲基亚硝胺。

21日,谢通祥律师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表示,目前已经在最高法院初步完成了对林森浩死刑复核案的阅卷工作。

2.他觉得《心理控制术》好,“对认识自己很有好处。”

上车后,奔波一天的林尊耀一身疲惫,趴在座位上,整个人毫无精神。晚饭时,中午就没吃饭的林尊耀依然没有食欲,只象征性地吃了几口。

京华时报讯上海复旦投毒案,林森浩死刑复核阶段再有新进展。京华时报记者昨日了解到,7月31日,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及其新任代理律师向最高法院提交了《请求最高法院不核准并撤销林森浩死刑意见书》(以下简称《意见书》)及10余项鉴定申请。《意见书》中林森浩父亲及其代理律师认为,两审法院认定的毒物分析结果与案发之初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进行的鉴定存在重大矛盾。

就在21日晚,林尊耀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他手里还有一封林森浩于6月8日写给自己的亲笔信。信中写道:“尽快通知新的律师到看守所见面,如果他有新的观点,能够切实的帮到我,那么委托他也好。”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从林森浩二审辩护律师唐志坚处获悉,1月8日被送回看守所后,林森浩再次写下家书,委托唐志坚交给父亲林尊耀。在信里,林森浩希望父母及早走出阴影,并请求父母把他写的信给家里的兄弟姐妹看,并让兄弟姐妹和他们的子女多读书,同时把自己珍藏的一本《红楼梦》送给了自己的发小林鑫源。

14点10分左右,一名背着背包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黄洋家楼下,在得知黄洋家无人后,准备转身离开。面对记者的追问,这名说着广东口音普通话的男子并不承认自己是林森浩叔叔,他声称自己只是来找亲戚,而对于现场记者的问题也不予回答。经过侧面消息获悉,中年男子正是林森浩叔叔林尊荣。

谢通祥认为,同样一个检材,两个国家级的鉴定机构,做出完全不一样的检验结果,同时交到了法院,两份矛盾的检验结果都不应被法院采纳,而法院却认定了有毒物的检测。

21日晚9时许,华西城市读本记者拨打了黄洋的父亲黄国强的电话。电话接通时,黄国强正与他人聊天,不时有笑声传来。“我正在自贡荣县乡下玩耍散心。”黄国强说。

林森浩:过简单的生活,不追求太多的东西,只需要追求真善美就够了。

此前报道>>>

林尊耀及谢通祥认为,根据证据显示,司法部科学技术研究所没查到尿液中含有二甲基亚硝胺,但上海市公安局鉴定中心的检验结果查到了二甲基亚硝胺,法院依据矛盾的检验结果作出了死刑判决是错误的,最高法院应该撤销死刑判决。

2013年4月16日,复旦大学[微博]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投毒后医治无效死亡,上海警方认定其室友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2014年2月18日,林森浩以故意杀人罪被一审判处死刑。同年12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复旦投毒案林森浩最后家书:希望父母走出阴影

图片 1

2015年1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案进入最高法死刑复核阶段。

信的开头,林森浩写道:“爸,你辛苦了,不孝子万死不能赎补我的罪过。”

爸妈:

2015年1月8日

林尊耀在《意见书》中称,6次涉及投毒及毒物的供述都不一致,第一次和第二次未承认投毒,第三次称是福尔马林,第四次是福尔马林和二甲基亚硝胺的混合物,第五次、第六次即一审和二审的口供,也有细节出入。

在7月7日,林尊耀发表声明称,宣布解除与上海市汇亚律师事务所律师唐志坚的委托代理关系。而唐志坚则称,林森浩并不同意这么做。

此外,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再次致电黄洋父亲黄国强。他说,目前,他和妻子还在上海处理相关后续事宜。对于追责赔偿等问题,黄国强称,只是提上日程,但要等责任划分明确后,相关律师才会提起民事赔偿和追责。对于林森浩捐赠遗体的声明,黄国强称,那只是林森浩自己的事情,他不值得原谅。

2014年12月8日

该案二审后,曾出现了更换辩护律师的风波。先是斯伟江退出死刑复核辩护工作,此后林尊耀发表声明,希望唐志坚律师也主动退出辩护,但唐志坚称,自己受林森浩本人直接委托,是否退出要看林本人的意愿。

林尊耀称,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坚持聘请谢通祥为死刑复核案件的代理律师。有关此事的最新声明,将会在22日发布。

3.林森浩称,接下来在看守所“要多读书,安心面对最后一刻。”

妻子还不知道但已经“感觉到了”

谢通祥认为,这也证明警方没有对饮水机里的水进行鉴定。谢通祥认为,这一错误没有引起法院的重视。警方将水桶中的水错误地“写成”饮水机里的水,这种有问题的鉴定是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使用的。谢通祥介绍,当时送检的水桶里的水,是案发10多天以后堆积在一起的19个桶中的一个,而公安机关并未对19个桶全部进行检测,因为没有对水桶和饮水机做被告人的指纹鉴定,所以无法确定已经鉴定的水桶是不是被害人的水桶。

谢通祥说,6月15日,在审核完相关律师会见手续后,通知看守所允许他会见林森浩。6月15日下午,谢通祥见到了林森浩,会见中林森浩给谢通祥律师签署了授权委托书。

复旦投毒案二审宣判后,林森浩再次被送进上海市第三看守所,等待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

在去往南站的路上,林尊耀几次落泪。

谢通祥律师称,其通过查阅卷宗,根据林森浩的有罪供述,其是在饮水机水槽下的毒。但相关证据中,没有对饮水机里的饮用水进行鉴定,只有对所谓的水桶里的水样进行鉴定。谢通祥透露,根据2014年5月29日上海公安机关对黄洋饮用水进行鉴定出具的一份情况说明显示,物证送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进行鉴定时,将其中“饮用水数量0.5毫升”的物证写成“饮水机里的水样0.5毫升”。

“林森浩案件现在有大量疑罪新证据需要质证及重新鉴定才能够查清案件真实情况。”谢通祥表示,他此前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7份申请。谢通祥说,在首次提交的7份申请中,关于“延期一个半月听取谢通祥律师意见的申请”已被获准。

4.请将我银行卡中剩余的钱用于购买一些书籍,置于家中,供兄弟姐妹及他们的后代阅读。从小养成一个阅读的习惯并终身坚持,不会差的。

9日下午,林尊耀和谢通祥来到最高检听取林父此前提出的“复旦投毒案”律师代理权及相关问题给予的答复。

复旦投毒案林森浩父亲申请撤销死刑
林森浩至今尚未公开更改自己投毒认罪的口供

林尊耀原本计划昨晚对媒体曝光的“林森浩承认投毒”等,写一封说明信进行回应,但21日晚9点左右血压突然升高,发生昏厥,直到晚11点才稍微苏醒,家人在给他服药后,林尊耀身体稍微恢复,但依然无法动笔。

1.在看守所,林森浩一直在看书,“希望自己平静下来,让灵魂找到比短暂的生命更长久的东西来寄托。”

在今年1月份,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林森浩涉嫌故意杀人案进行了公开宣判,裁定驳回林森浩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作出的死刑判决,并依法报请最高法核准。二审法院没有认可辩方提出的辩护意见,法院最终认为林森浩构成故意杀人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虽然林森浩到案后能如实供诉,但不能从轻处罚。

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二中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故意杀人罪成立,被判处死刑,林森浩提起上诉。

21日傍晚,有媒体曝光复旦投毒案被告林森浩的两封亲笔信。其中,他于6月5日写给其父林尊耀的亲笔信中写道“我确实向黄洋投了毒,我只能认,也必须认。”并表示不同意为自己作无罪辩护,“保留斯伟江、唐志坚作为我死刑复核阶段的辩护律师。”

林森浩家书全文

13点50分左右,黄洋父亲黄国强收到一条自称是林尊荣发来的“道歉”短信:黄大哥,这次来成都,不知怎么被媒体知道,我也不敢直接到您家,只好先发信息。我侄子给您家造成的伤害,我们都深感对不起您一家人。森浩的复核结果出来了,孩子若想重生,只有靠您一家给他再一次生命的机会了。再生机会永生报答!再多的语言都表达不了我们一家对您一家的乞求。我哥因时间关系,无法赶来道歉乞求,我嫂严重心脏病,家人一直瞒着的,我代表他们来向您一家道歉,乞求谅解
您给一次机会,也给孩子一次重生的机会!跪拜乞求!

据记者了解,林父之所以希望斯、唐两人退出,是缘于对两人辩护策略的不满。在这次提交的《意见书》中,林尊耀及谢通祥除去提出尚不能确定黄洋的死亡是否与二甲基亚硝胺中毒有关外,还认为林森浩的认罪口供不稳定,不能采信。

此前的声明解除两名二审律师委托代理关系

2015年1月8日

问:看您身体比上次要差很多。

两家机构鉴定结果存矛盾

再曝亲笔信“好汉打落牙和血吞…

林森浩:当时斯伟江律师在法庭上说到黄洋,我因黄洋父母失去黄洋的痛苦而感同身受。想得最多的是自己犯罪的根源。想黄洋,觉得他特别无辜。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庭上,林森浩的代理律师提出,该案在投放毒物的检测程序、剂量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随后,他来到上海高院说明了委托谢通祥律师的具体情况,并明确回答“委托谢通祥是自己的真实意思”。

唐志坚:二审为什么哭了?在看守所想得最多的是什么?想黄洋吗?

这份《申请书》中写道:申请人认为上海两级法院的一二审判决、裁定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